锻造硬核“链接力”加快迈向人工智能“上海高地”

【地评线】锻造硬核“链接力”,加快迈向人工智能“上海高地”

随着2020世界人工智能大会的启幕,这三天,上海又进入了“人工智能”时间。

黄光裕的前半生,是一个至为典型的“中国故事”——底层人物挣扎崛起、野蛮生长,最终成为巨富,然后走向没落的故事。人们喜欢故事的跌宕起伏,犹如观看一场大剧。

“链接”,更将带来城市之治。城市是最大的应用场景,是人工智能技术的最佳试验场、价值的最好实现地。以政务服务“一网通办”和城市运行“一网统管”为载体,上海要推动城市治理向人机协同型、数据驱动型、跨界融合型转变,实现从数字化到智能化再到智慧化的跃升。以全周期管理全力走出一条符合上海超大城市特点和规律的治理之路,让城市更聪明、更智慧、更安全。

同时,黄的选择也是其不得不做的选择。黄仁宇在《黄河青山》中说:“在生命中,我们似乎遇到无数做决定的机会。但是后来再回顾时,选择缩小到要不要过去。”

现在,黄光裕归来,国美也到了起变化的时候。我们管中窥豹不难发现,国美已非旧日国美,而是变为线上的全行业平台,并且与其独有禀赋“线下”结合,形成独特的、与同行错位的线上线下双平台战略。

黄光裕做出了选择,“快速”,用最短时间走完老互联网企业二十多年来走过的路。方巍称国美力争半年有一个大变化,用约一年半左右的时间重回原有市场地位。这是最让市场期待的。

“链接”,必须赋能产业之智。我们不能单单只看人工智能产业本身的产值有多高,更要看其“赋能百业”的效应有多大。上海可以把人工智能与5G、大数据等充分“链接”,为新业态、新模式、新产业发展深度赋能,激发出源源不断的高质量发展新动能。

“链接”,首先要创造技术之知。观察四周,我们现在看到所有人工智能技术和应用领域耀眼的新进展,背后都来自于过去基础科学、基础理论的研究突破,而现在做的理论研究将在未来某一天让我们获得巨大的进步。上海要以更加开放的姿态,成为创新策源高地,“链接”各方力量,力争在前沿理论、核心算法、关键技术等领域,创造更多引领性、原创性的成果。

“我们将发挥现有资源的优势,并撬动更多资源,遵从零售业经营法则,强化互联网零售科技赋能,形成国美生态圈。国美生态圈各项业务相互依托,互动互补,以娱乐化的社交拼购和分享返利为营销模式,以一店一页、一群一页和千人千面为特点,服务用户和商户,以平台思维和用户思维形成社交+商务+分享的共享平台。同时以区别于他人的经营模式全面展开具有国美特色的线上线下双平台发展之路,占领最有利的竞争地位。”

与往届不同的是,今年大会以“云端峰会”的全新形式呈现,来自全球的顶尖学者、业界大咖透过视频在线齐聚,观众也能打破时间和空间的局限,24小时全景式获取AI信息、体验AI技术。纵然新冠肺炎疫情让我们相隔千里,但新技术的“链接”却让我们在云端走得更近。

“战略第三阶段”考虑将平台向商户免费开放,是黄光裕为国美设计的互联网下半场形态。

“烟台山历史风貌区798.3亩,占到了整个保护区70%左右,可以说是重中之重。”李晋表示,烟台山历史文化风貌区的这一轮改造,沿袭这个区域开放交融的传统,集结了政府、开发商、本土古建修缮权威团队、国外知名建筑事务所等多方力量的共同参与。

在故事的上半场里,黄光裕像是一个草根英雄,而在下半场里,人们期待黄光裕的新英雄故事,也期待他的那些旧日对手“瑟瑟发抖”的表情。旧日的对手,有的早已为其吞并,有的成为兄弟,有的反目成仇,还有一些则泯然众人,几近消失于江湖。

这种“链接”的力量正在展现前所未有的巨大价值。回顾历次全球性经济金融危机,科技进步和技术革新都成为走出危机、重启增长的动力之源。而当今的世界仍在经历着疫情“黑天鹅”的冲击,随之而来的还有数字化转型提速的“灰犀牛”考验。

此前,丹麦已于8月22日起在全国范围内实行民众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必须佩戴口罩的措施,以应对最近一段时间出现的疫情反弹。

图为修缮后的闽海关税务司官邸。烟台山管委会 供图 摄

种种变局之下,人工智能作为引领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驱动力,可以为更多行业链接赋能,持续创造生产生活的新供给,满足人们的新需求。更难能可贵的是,当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加强合作时,正是借助智能链接,无论身处何地,大家都能随时连线,共商对策、携手前行。

在黄光裕看来,中国零售业,同时具有海陆空立体化资源的企业极为罕见。苏宁有这个条件,但没有善用,有些“四不像”;国美之前不盲目跟风,现在虽然慢了些,但有所准备,蓄势待发,好比一张白纸,既可轻装前进,又能兼容传统互联网企业已培育出来的线上消费习惯的客户,再加上黄光裕的行事风格,国美极有可能快速成为唯一的拥有线上线下双平台的最大零售企业。

“2018年家生活新版图业务发展进入成熟期,2019年开始将启动全品类、全行业的拓展,成为线上线下共融互通的双平台共享零售,到2020年服务1亿中国家庭。”

走出藩篱的黄光裕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局面。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改变了中国,也改变了整个世界,却也正好给了黄光裕机会。

业内人士对此表示,比起推倒重来,目前的保护、整饬与更新能保留烟台山特有的历史文化建筑风貌,使之得到延续传承,也更强调整体人居环境、公共设施的渐进式改善,反映了城市更新理念上的丰富与进步。(完)

黄光裕会让国美做什么呢?

“链接”,关键在提升生活之质。把人工智能“嵌入”交通出行、住房家居、教育医疗、养老助残、文化体育等应用场景,逐步探索更智能的服务,创造更高品质的生活,让生活工作在这座城市的每一个人,都能从中获益,彰显“人民城市”的底色。

查建英在《德商张大中》中对黄光裕描述说:“在中国商业媒体中,黄光裕拥有着摇滚歌星一般喧嚣的名声:他出身卑微,家庭有天主教背景,在一个充满了白手起家故事的国度,他也是一个传奇。”

如今蓄势已毕,国美的攻势已全面快速展开,并极大可能采用其特有的低价战略风格,用一场新的血腥价格战打破零售业的平静。

当中最引人关注的是向海龙。2020年8月13日,以百度搜索公司总裁身份离职的向海龙加盟国美,成为黄光裕的股肱。作为中国互联网上半场最重要的人物之一,向的加盟,使人感觉国美真正“在线”了。

回归后的黄光裕显然不准备以自己人生的上半场作为故事的结尾,而是打算以自己的人生下半场开启国美的下半场,让昨日重现,一切重来。

在国美起变化的时候,黄光裕也正在起变化。

图为修缮后的烟台山公园。烟台山管委会 供图 摄

对于一座志在打造“人工智能高地”的城市来说,上海已集聚起大批标志性企业、优秀人才、创新资源,产业规模不断壮大,日益成为产业要素最齐备、应用场景最丰富的人工智能试验场,充当了全球人工智能发展的重要风向标。当前,人工智能正处在技术孕育突破、场景深度应用、产业加速变革的活跃期。面对这股席卷而来的大潮,上海下一步的方向就是要把人工智能与经济社会发展深度“链接”起来,在这一过程中激发、释放更多潜能。

“黄光裕被看做是一个神秘的商业奇才。专家们仔细地研究其商业策略,有时会用中国武术行话来描述这位年轻的大亨,似乎在观看一位不动声色的黑带大师的行动。对于黄光裕敢于冒险的性格和胆大妄为的决断,他们甚为推崇……但他们对黄光裕了解得越少,似乎越能感受到他的魅力。”

据福州市仓山区烟台山管委会副主任李晋介绍,烟台山片区保护规划分为烟台山历史风貌区、公园里和马厂街历史建筑群三个部分,整体定位特色旅游区,针对相关路段进行立面改造,景观提升,业态升级。

现在,下半场的赛事开始了。

方巍在8月31日说,从今年下半年开始,国美战略的第二阶段正开始快速的延展和升级,打造构建以线上平台为主,线上/线下双平台+自营/第三方外部供应链的两轴驱动、四轮互动“社交+商务+分享”的国美生态圈。

国美的变化在人们目之所及,但黄光裕的变化若隐若现。透视其战略,不难发现其格局正在变得更开阔,市场的风云变化则更有看头。

人们普遍认为,互联网下半场的几个趋势包括,红利时代结束,流量越来越贵、2B越来越重要、用户的自主性和自觉性提高。但在国美看来,黄光裕的战略实施后,极有可能会给传统电商行业带来相当大压力。

图为修缮前的闽海关税务司官邸。烟台山管委会 供图 摄

此外,新措施还将禁止年轻人在公园、海滩等一些公共场所聚集。

杜鹃带领国美稳健发展,完成了战略第一阶段。今天看来,这三年是国美在韬光养晦中完成蓄势。

“我们对片区内的24处文物登记点、19处历史建筑,逐一编号逐一进行评估分类,基本上每个房子都是量身定做,而不是整体换装。”福州万科设计合伙人雷奕吉对中新网记者表示,瓦片、砖头按照老砖老瓦原制式、原尺寸“度身定制”,为和原墙体“无缝对接”,还聘请了古建专家参与定样、工序验收、过程监控等长期指导与管控,做到事前、事中、事后质量控制。

即使他身陷囹圄的时日,人们对这位昔日首富的崇拜依旧不曾消弭。

2020年8月31日,国美零售进行了中期业绩路演,CFO方巍在投资人交流会上婉转透露,未来,公司以线上平台为主导,与线下平台形成互动、互补、互助、1+1>2的国美核心经营理念的双平台战略,围绕到店、到家、到网和社群四元一体的零售模型稳步推进,快速开启战略的第二阶段。 2017年11月28日,在国美“家·生活”战略发布会上,国美控股杜鹃女士(国美控股集团CEO、国美控股集团决策委员会主席、国美创始人黄光裕的妻子)曾描述过这个“战略第一阶段目标”——

作为社会力量的代表,福州万科房地产有限公司(简称“福州万科”)按照“保护为主、抢救第一、合理利用、加强管理”的方法,对片区进行保护、整饬与更新,在“原状恢复”历史建筑的同时,为老建筑注入新内涵。

新的对手则频繁崛起,天猫、京东、拼多多,它们讲述的是互联网故事。这一次黄光裕不再选择“一统江湖”,而是“广结善缘”。一切能够助力国美“快速”的,如今都是他的盟友。他想进行最大可能的合作分享。

根据丹麦国家血清研究所9月15日公布的数据,丹麦当天新增确诊病例334例,累计确诊20571例,累计死亡633例。

这是一个新的黄光裕,正在尝试开辟一个“新黄时代”,我们乐观其成。

这应是属于黄光裕的关键词,符合黄敢于冒险和勇于决断的性格。

方巍在8月31日透露出了一个关键词,“快速”。

国美战略阶段,其实就如同一场球赛,防守、反击、赢。第一阶段是蓄势,第二阶段是出击,第三阶段是占位。

国美半年报显示,今年上半年国美新进入了520个城市,新开门店571家,门店总数达2823家,覆盖1296个城市,这其中三至六线城市占据近70%,已经基本实现了中国城市的覆盖。

在我看来,国美想干的事情,神秘之处在于其秘而不宣、引而不发,“悄悄的进村,打枪的不要”,而最终的结果,则是“走别人走过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的策略付诸实践,用线上线下一体化优势重整零售业。

黄光裕选择了“未来”。

霍伊尼克说,近期新增确诊病例中约五分之一感染者是20岁至29岁的年轻人,如不采取具体、有针对性的行动,丹麦恐将遭遇第二波新冠疫情。

未来可期,时不我待。上海已经把人工智能置于战略优先位置,通过提升基础能力,深度融合产业转型发展、创造美好生活、优化城市治理,这座城市将铸造起硬核的“链接力”,加速迈向人工智能新高地。

与黄光裕的“快速”和明确以“线上平台+线下平台”的双平台战略相匹配的,是国美的调兵遣将、大量储备互联网人才,秘密推进战略的举措。这些带着互联网基因的管理者、工程师,如今分布在国美在线公司、国美优食公司、物流平台公司和国美家公司的各个角落。

而此时,国美正在起变化。据了解,近期“线上”、“价格”、“服务”成为国美内部的主题词。这一切似乎与其创始人黄光裕的回归强相关,或者说,国美的变化正是黄光裕回归后做出的选择。

方巍在8月31日还描述了国美的“战略第三阶段”——

“围绕家和生活,着力发展互联网能力,赋能线下运营能力,成为以线上交易、线下体验的双平台共享零售模式,线上打造产品、连接和数据能力,线下注重场景化,主题化,专业化,一体化,及时性的落地运营服务能力。我们将从单一电器经营为主扩展到围绕家和生活的产品和服务的提供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