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委有关部门已经制定中小银行深化改革和补充资本的工作方案要抓紧落实

据中国政府网,5月4日,刘鹤主持召开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第二十八次会议,会议认为,中小银行对服务实体经济和中小微企业具有重要意义。有关部门已经制定中小银行深化改革和补充资本的工作方案,要抓紧落实。必须把改革和发展有机结合起来,立足服务基层和中小微企业,在充实资本的同时,解决好中小银行在业务定位、公司治理、信贷成本等方面的突出问题,推动治理结构与业务发展良性循环。

2020年1月,丁磊在内部管理层会上被问到,未来对网易云音乐最大的威胁是什么?

故事1:丁磊去巴西的一次出差

@佐仓小小千代,是网易云音乐上一位小有名气的ACG歌单主。他创建的歌单有十几个播放量超百万,全部歌单播放量超过五千万。

这背后的问题,不只是让歌曲难以被发现、分享,而是用户只听本地歌曲,音乐APP就沦为纯粹的工具型产品,产品发展的天花板极其有限。

当UGC歌单、评论、Mlog等内容生态都繁荣起来,社区就可以慢慢进入一个良性循环。而歌单,无疑是最早的一枚关键棋子。

网易云音乐的野心,是想让音乐平台从“本地播放器”时代进入“在线音乐社区”时代。这种模式,是音乐力量在人与人之间的“传递”的基础。

信中写道,思考云音乐从何而来,将去往何处,所有问题的答案都交汇在八个字—— 传递音乐美好力量,这也是网易云音乐的企业使命。

据媒体报道,尹吾说自己重拾音乐的很大一个诱因就是网易云音乐。

对社区来说,最宝贵的、最独特的始终是用户。传递音乐美好力量,首先要让用户和用户充分连接起来,激发用户的创造力和互动欲。

黄雨篱在信中说,自己没有什么推广手段,起初在网易云音乐的粉丝基本上是亲朋好友,他甚至做好了一辈子只有这几个人听过他歌曲的心理准备。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这种感觉,打开网易云音乐,沉浸在自己喜欢的音乐中,我就会变成另外一个人。”生活中沉默寡言的他,在音乐平台成了一名活跃的UGC创作者。而他,只是千千万万云村用户的一个缩影。

很多人觉得不可思议,毕竟这离他上次发布专辑已经过去整整15年。

意料之外的是,这位二次元音乐达人是一个“学土木的工科男”,日常打交道最多的就是实验室。机器操控、数据分析、工地勘察……构成了他白天的生活主旋律。

说起网易云音乐,很多人会想到精彩的乐评,而关于歌单的故事同样值得关注。对音乐产品来说,歌单架构对于曲库架构的改变是颠覆性的。这一底层架构的嬗变,成为网易云音乐搭建“音乐社区”的根基。

而接下来的故事更让人动容。无数的云村村民在歌曲下留言,希望给“城南花已开”多一份支持和鼓励。

要想推动“多数人的繁荣”,不仅需要连接起用户和用户,用户和音乐人,还需要在音乐人与音乐人之间建立联系;不仅需要帮助音乐人解决曝光和收益问题,也需要从源头助推音乐创作。

当前,网易云音乐也已成为中国最大的原创音乐平台,内部信最新披露的数据是,平台入驻原创音乐人总数已经超过16万。

4月23日,网易云音乐APP上线7周年的日子,一封内部信发出。

这三个故事,其实值得放在一起品。

一次与音乐圈朋友的聊天中,他们对这几个故事还是心有戚戚的。网易云音乐所谓的“传递音乐美好力量”,在给用户带来美好音乐作品的同时,也给原创音乐人带来了难得的机遇。不管对黄雨篱这样的95后新生代,还是尹吾这样的前辈音乐人,都是如此。

这可能是在网易云音乐默默发生的,却最广为人知的故事。

这个故事中,不仅有丁磊对音乐的热爱。从行业视角看,网易云音乐的准确卡位,抓住了当时的行业痛点,主打发现和分享,这成了其上线后迅速崛起的关键。

年轻的朋友可能没听过尹吾的名字。实际上,和朴树、叶蓓并称“麦田三原色”的尹吾,曾经是民谣圈的风云人物。只是当年音乐行业下行,尹吾无奈放弃音乐,离京回乡。

让他没想到的是,网易云音乐把他的作品推荐给更多用户,关注者越来越多。

故事5:音乐人尹吾发新歌了

如今的黄雨篱,也走上了音乐人的道路,发布了几十首原创作品。目前,黄雨篱的网易云音乐粉丝数已有6.7万。

2018年秋天,民谣圈都在交流一件事:“尹吾发新歌了”。

故事4:黄雨篱的信和丁磊的回信

关于网易云音乐的缘起,有一个流传很广的故事:丁磊去巴西出差,买了不少唱片,发现其中一首歌特别好听,回来后对高管们说:“我找的这个歌特别好,但没办法分享给你们,实在是太苦恼了。”

一位ID名为“城南花已开”的少年,很喜欢网易音乐人“三亩地”的作品。

故事3:《城南花已开》

在网易云音乐的推荐下,这位老音乐人重新获得更多关注。而在2019年,尹吾再次发布新专辑。

故事6:世间美好与你环环相扣

丁磊在他2000年的神专《每个人的一生 都是一次远行》下留言:“真心不错的歌手”。

2017年,他私信告诉“三亩地”,自己得了骨癌晚期,生命只剩下半年时间,希望对方用他的网易云音乐ID写首曲子。“三亩地”看到消息后,第一时间创作了纯音乐《城南花已开》。

不是8亿用户、16万音乐人,也不是9亿条乐评。为了找到答案,历经1个月,3场专题会,累计30多个小时,来自云音乐管理层和不同职能的24名员工代表头脑风暴。

几天后,黄雨篱收到了网易CEO丁磊的回信。

站在网易云音乐第七年的节点上,我们梳理了过去7年间的7个故事。将它们串联起来,或许能够找到理解这家公司的独特坐标。

为什么在这个时间点发布企业使命?七年的摸爬滚打中,留下了一些遗憾和迷茫,“我们好像丢掉了某些东西,也失去了某些东西。那些我们曾经觉得珍贵的、重要的、擅长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这些事情正在网易云音乐上发生。

丁磊在给黄雨篱的回信中这样写:“在这条路上,少数人的成功,不是繁荣。多数人的成功,才是真正的繁荣。”网易云音乐想做的,就是这样一个时代的铺路者。

互联网彻底改变了传统的音乐分发方式。如果说当年的音乐行业可以叫做“四大天王”时代,是绝对的头部时代,那么正如网易云音乐内部信所说,“我们正在见证中国音乐史上‘最平民’的时刻”。

如何诠释“传递音乐美好力量”这八个字?官方的表述是:用音乐连接起用户、音乐人、UGC创作者等广大音乐爱好者,帮助他们不断发现、分享、传递其中的美好力量。

少年最终还是离开了,依然每天都有用户到歌曲下方评论,诉说心中的话,并和其他用户互相鼓励。

有消息透露,包括CEO和VP等网易云音乐高管参加了所有的闭门专题会,从上午开到半夜,并且不许请假。

没多久,丁磊召开内部会议,在高管们的“不理解声”中,网易云音乐项目正式启动。

回到7年前,彼时的音乐产品基本都是“本地播放器”的形态,大部分用户听的都是本地音乐。

2018年初,网易音乐人黄雨篱在看完自己的年终盘点数据后,给平台写了一封信,分享自己作为音乐人一路走来的心路历程,也对网易云音乐表达了感谢。

故事2:白天土木系学生,晚上ACG歌单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