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新高考历史真题及参考答案(全国卷Ⅰ山东)

新浪教育意见反馈留言板

云计算俨然已成为科技行业最为重要的赛道之一。

主流云厂商也都具备了包括公有云、私有云、混合云在内的全栈能力,根据不同客户不同行业的不同需求,来匹配自身的能力,为客户提供相应的服务。

在大型企业中,金融、政府、高校等行业的上云步伐正在加快,但出于安全隐私性要求,往往通过部署私有云来满足业务的发展。

与全球云计算市场发展格局类似,中国云计算赛道的“马太效应”正在越发明显。阿里云在国内云计算老大的地位无可撼动,但第二名之争则更为激烈,近来华为云的快速增长大有赶超腾讯云之势。

“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个问题

中小云服务商虽然市场营收也在增长,但相比头部厂商增长相对缓慢,并不在一个体量上。借力资本市场,他们才能够有更多的机会做大做强。

阿里、腾讯作为国内互联网巨头,其自身就有丰富的云计算应用场景,再加之规模效应带来的成本优势、资源优势,在服务器等硬件成本的投入上,与供应商也更具议价能力。

据“中国云计算第一股”UCloud财报显示,2020年一季度由盈转亏,净亏损2556万元,同比扩大696.2%;扣非后净亏损2959亿元,同比扩大802.1%。

而在这波发展红利过后,适合上云的企业开始变少,云厂商特别是中小云厂商的日子则越来越难过。

根据投资管理公司LD Investments和美国国家软件与服务公司协会(NASSCOM)的分析称,中国的云计算市场已经是世界第二大市场,但仍仅是美国(世界最大)的十分之一。

“云不是万能的,有些行业适合上云,但有些企业、行业上不上没有本质区别”,姚学超对创业邦说,云提供了一种计算和存储的能力和资源,企业自身的IT资源和能力如果已经能够满足需求,那么这些行业、企业就没必要上云。

金山集团董事长、金山云董事长雷军就曾坦言:“金山云下一个当务之急是什么?是在未来几年中怎么获得增长。因为云服务公司的规模效应非常明显,只有达到一定的规模,我们才会在一个比较舒适的位置上,所以做大规模将会是我们面临的新挑战。”

UCloud、金山云、青云进行上市融资,一方面能够获得资本上的支持,另一方面也可以提升自身的品牌。赛迪顾问大数据产业研究中心高级分析师姚学超对创业邦表示,“从目前大环境上来讲,资本正处于下行周期,云计算企业能上市就尽快上。”

值得一提的是,南方优选成长基金的基金经理骆帅,也是即将于8月24日发行的南方创新驱动基金的拟任基金经理,与南方优选成长相比,南方创新驱动可以在港股领域进行投资,是南方创新驱动的一大亮点。据了解,南方优选成长基金将限额150亿元发售,如果基金募集过程中募集规模达到150亿元,将提前结束募集,并启动末日比例配售。 

业内专家表示,从自建自用满足内部需求,到对外输出云服务提供商用,已经成为BAT等互联网云厂商的标准发展路径。

据银河证券数据,截至2020年8月21日,南方优选成长基金自成立以来累计净值增长高达337%,获得银河证券和招商证券的五星评级认证,并包揽晨星(中国)2020年度基金奖、五年期开放式混合型持续优胜金牛基金(2018)、五年持续汇报平衡混合型明星基金(2018、2019)、七年期开放式混合型持续优胜金牛基金(2019),实现了基金业权威奖项的“大满贯”。

从行业细分市场的规模、丰富程度、核心技术等多个维度来看,中国云计算的普及与美国仍然有不小距离,仍有很大的市场空间。

目前,华为云正在全面发力混合云和私有云,年增长超过100%,已经和腾讯云份额相差不大。

“美股市场纯云概念第一股”金山云的财报显示,2020年一季度净亏损3.32亿元,同比扩大64.65%。

数字政府是个长周期的市场,业内普遍认为,建设周期至少10年,阶段性成果最快也要3到5年。美国有三分之一的政务项目以失败告终,可见挑战非常大,没有一家企业可以独揽。

而反观中小云厂商在这方面则很难占到“便宜”,这也反应到了其营收增长承压、净利持续下滑。

另一边,随着中国资本市场的开放,创业板注册制的推出,UCloud(优刻得)、金山云、青云QingCloud等一些中小云厂商也在谋求上市,并将其视为“救命稻草”。

但事实上在中国,大型企业上云仍是一块“难啃”的骨头。

中国企业上云到了最“难啃”的阶段

巨头纷纷重金加码,“后浪”闯入布局

目前,阿里云和腾讯云的主要营收还在于公有云,从2016、2017年开始,相继推出了类似于私有云的专有云产品,开始把重心从公有云向私有云进行过渡,试图以此撬开传统IT厂商所占据的政府、金融、大型企业的市场。

姚学超表示,从整体上来说,中国企业的上云率只有大约20%,很多企业对于上云还是持谨慎态度,主要有以下两方面原因:

那么,他们的营收增长相比竞争对手跑得算快吗?

正在冲刺科创板的青云在其招股书显示,该企业3年累计亏损了4.36亿元。

高峰期饿了么可在阿里云上快速扩容,可以支持1亿人同时在线点单,低峰期则可以释放算力,每年节省上千万元,同时动态规划最优线路,让外卖更快送达。

在2019年下半年,中国公有云服务市场集中度依然很高。

本届金牛奖的一大特色是“坚持长期评价 发挥专业价值”,全面践行长期性原则,已成为行业发的新风向标。在单只基金奖项中,取消了一年期奖项,同时在原有三年期、五年期奖项基础上,增设了七年期奖项。南方基金旗下的南方优选成长基金被评为“七年期开放式混合型持续优胜金牛基金”,成为基金业首批七年期金牛奖。

无论是阿里云、腾讯云还是华为云,都在“拼命”争夺这块大蛋糕。

今年4月30日,苏宁云商城正式停止运营;5月31日,美团公有云停止对用户的服务与支持。

过去的一年,南方基金以全新的口号“托付南方,成就梦想”再出发,坚持“长期投资、价值投资、责任投资”的投资理念,致力于精选出具有真正价值的上市公司,力争为客户带来更为长期、稳定的回报;积极发挥资本市场稳定器的作用,勇做资产管理行业中流砥柱,助力实体经济健康发展。截至 2020年6月30日,南方基金母子公司合并资产管理规模达1.25万亿,客户数量超1.25亿,旗下公募基金累计为客户盈利近2000亿,累计分红超1200亿。

互联网公司能够充分利用云计算弹性伸缩的特点,节约成本,而对于诸如制造业和工厂等传统企业,业务量相对稳定,不需要用到云的弹性资源,因此对于上云往往“感知不强”。

阿里云在截至2020年3月的财年收入同比增长62%至400.16亿元;腾讯云2019年的云服务收入已超过人民币170亿元,增速持续高于市场;华为云全球IaaS市场排名上升至第六,增速高达222.2%,全球增速最快。

一些大型传统企业IT架构往往比较复杂,业务量庞大,上云是一个非常繁复的过程,牵一发动全身,如何能够安全、稳定的迁移是首要考虑的问题。由于迁移数据上云,影响了系统的稳定性,甚至企业正常的经营是得不偿失的。

信天创投合伙人蒋宇捷也表示,云计算的商业价值还有待继续挖掘。云计算目前的趋势是传统企业的IT架构都在加速向私有云、公有云以及混合云迁移,像银行、能源、电信等重要行业都具备这样的趋势。

南方基金在被动管理领域深耕厚植,实力深厚。以南方中证500ETF为例,作为国内首批跟踪中证500指数的ETF之一,南方中证500是目前市场上规模和活跃度位居前列的中证500ETF产品,是投资者参与“成长新经济”便捷配置工具之一。截至2020年8月21日,据上交所盘后数据显示,南方中证500ETF的规模384亿元。此次已经是南方中证500ETF连续6年蝉联“开放式指数型金牛基金奖”。

而互联网公司的业务量往往会波动较大,例如,饿了么近期就将旗下所有业务系统、数据库设施等全部迁移到了阿里云。

青云、UCloud都成立于2012年,属于国内最早一批将云计算商业化的厂商,已经拥有了一定的客户基础和存量市场。姚学超谈到,他们每年只需要拓展少量的用户规模,也能够维持基本的增长,然而爆发性增长是很难实现的。

云计算仅占中国IT支出的2.7%,IT支出又仅占GDP的1.4%。相比之下,美国的云计算占IT支出的11.4%,IT支出占GDP的4.7%。

据IDC报告显示,阿里、腾讯、中国电信、华为、AWS位居IaaS+PaaS市场前五,在IaaS+PaaS市场总体占据76.3%的市场份额,在IaaS市场总体占据77.5%的市场份额。

从国内来看,在前几年公有云的爆发增长期,上云基本还是集中在中小企业,特别是互联网企业。

但这并不代表互联网公司做云就有着天然优势,随着国内云计算竞争进入淘汰赛,一些被边缘化的云厂商往往以关闭退出收场。

姚学超对创业邦表示,相比互联网厂商,华为自带的ToB基因优势明显,长期为政企提供服务,拥有可观的客户基数,客户资源也相对优质,未来云也会逐步替代ICT服务。

根据招股书,金山云2019年营收为39.56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78.4%。青云2019年营收为3.77亿元,同比增长33.7%。UCloud的2019年财报显示,该公司营收为15.1亿元,同比增加27.58%。

在历经云计算爆发期的红利之后,头部玩家竞争升级,中小云厂商或是倒闭退出,或是IPO上市,还有“后浪”突然闯入,似乎整个云计算赛道正在酝酿着新一轮变局。

借势政务上云和“新基建”,云厂商正在推动一场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上云运动”。

大型传统企业业务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平稳的,一天24小时,一年365天,所需要的计算资源、存储资源,基本上不会发生比较大的波动。因此,企业机房里以往所购置的服务器、存储等硬件,基本上就能够维持正常的应用。

对于整个云计算行业来说,高投入、周期长、技术要求高等都是绕不过的门槛,就连国内第一云厂商阿里云也尚未实现盈利,而世界排名第一的亚马逊从开始投资到实现盈利,则用了大约20年的时间。

与此同时,字节跳动、快手等互联网新生代也开始“闯入”云计算领域,自建云数据中心,推出云服务相关产品。

随着数字中国、数字政府的推进,政务上云成为热点,也是兵家必争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