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洛塞尔索中柱热刺主场送点0-1负莱比锡RB

北京时间2月20日4时(英国当地时间19日20时),欧冠1/8决赛首回合又赛2场,热刺主场0比1不敌莱比锡RB。安赫利尼奥开场中柱。下半时,韦尔纳主罚点球命中,成为首位欧冠淘汰赛破门的莱比锡队员。希克射门被洛里神勇化解。洛塞尔索任意球中柱。

这是两队首次欧战交锋。穆里尼奥上次1/8决赛晋级是2013-14赛季将切尔西带进4强。孙兴慜手臂骨折进入伤病名单,小卢卡斯与阿里组成进攻线。新援贝尔温和热德松-费尔南德斯均首发,戴尔改打替补。莱比锡首次打进欧冠淘汰赛,后防中坚于帕梅卡诺停赛,新援奥尔莫改打替补,安帕杜与恩昆库进入首发。

正当市场静候3月17-18日的美联储议息会议时,北京时间3月3日,美联储紧急将基准利率下调50个基点至1%-1.25%区间,并将超额存款准备金利率IOER降低50个基点至1.1%。

海德拉、波尔森、福斯贝里接连登场,换下恩昆库、希克、莱默。拉梅拉在门前28米外左脚任意球被古拉奇封出右门柱。戴维斯左路斜传,小卢卡斯在门前6米处头球高出。热刺最终无力回天。

若疫情让全球产业生态协作链受到休克性影响,那么美联储此时的降息政策会被看作是正当的市场预期引导,否则会被看作是美联储对疫情的行为过当,是加重市场恐慌指数的重要因素;不过,这都属于事后诸葛亮的评判,即便有道理也没现实意义。

显然,这次美联储突击降息,更类似于2001年9·11事件下的那次降息,而非2008年应对次贷危机的那次突击降息,属于意外冲击下的货币政策应对——疫情在全球扩散的不确定性,对全球经济影响的不确定性,这一外部性冲击着实让美联储措手不及,难以有效评估其究竟会给美国经济带来怎样的冲击,因此先下手为强的先手策略,自然成其政策考量。

□刘晓忠(财经专栏作者)

热刺(3-5-2):1-洛里/24-奥利耶,6-桑切斯,4-阿尔德韦雷尔德,33-戴维斯/30-热德松-费尔南德斯(64’恩东贝莱),18-洛塞尔索,8-温克斯,23-贝尔温/27-小卢卡斯,20-阿里(64’拉梅拉)

通常而言,这种非常规的紧急降息都预示着,全球正笼罩在突如其来的不确定中,显示货币当局惊慌失措的无力感,这次也不例外。

莱比锡RB(3-4-2-1):1-古拉奇/16-克洛斯特曼,26-安帕杜,23-哈尔斯滕贝格/22-穆凯莱,27-莱默(83’福斯贝里),7-扎比策,3-安赫利尼奥/18-恩昆库(74’海德拉),11-韦尔纳/21-希克(77)波尔森

这是本世纪以来美联储屈指可数的第三次突击降息,第一次是2001年9·11事件,第二次是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所以,不少媒体将本次降息称作“国家金融危机以来的首次非常规降息”。

由此可见,美联储为疫情这一外生冲击而降息,具有既向市场发出预警又给予安抚的双重功效,市场究竟如何解读及疫情对全球经济的破坏力如何等,都将是美联储采取下一步行动的决策因子。因此,相对于治疗经济内生性衰退风险的降息,这次应对疫情冲击的降息不一样,即这次降息应对的是未知的不确定性,而非可确定概率的风险。

美联储采取这种突击降息的大手笔,主要缘由可能在于当下新冠疫情已在全球扩散,美国国内情况也不容乐观,市场担心全球产业生态链在一定程度上遇梗,影响正常的通关和产业生态链间的分工协作,进而对各国经济产生高度不确定性。美联储希望以此来安抚市场,并进行市场预期引导,进而为各国政府的防疫腾挪更多的时间和空间。

上半时热刺仅1次射正(1比3)。下半时一开始,由于纸带被吹进场内,土耳其主裁判恰基尔暂停比赛。奥利耶右路低传,小卢卡斯前点距门7米处左脚捅射被古拉奇封出,贝尔温在门前12米处补射偏出左门柱。

开场69秒,莱比锡就险些破门,扎比策突入禁区右侧分球,穆凯莱右路传中,韦尔纳在门前9米处推射被桑切斯伸腿挡出,安赫利尼奥左侧小角度射门被洛里右小腿一挡击中近门柱!莱比锡得球继续组织进攻,莱默转移到禁区右侧,穆凯莱横扫中路,韦尔纳前点小角度扫射被洛里封住角度。

洛塞尔索直传,贝尔温禁区左侧距门9米处扣球射门被古拉奇封出。恩昆库左侧开出角球,希克小禁区前沿甩头攻门稍稍偏出远门柱。洛塞尔索左路反击过人直传,贝尔温禁区左侧小角度射门被莱默挡出底线。希克禁区前沿背身回做,莱默分球,韦尔纳禁区左侧距门7米处捅射被洛里封出底线。穆凯莱受伤一瘸一拐退场,但随后回到场内。

莱比锡第61分钟取得领先!韦尔纳左路内切转移,莱默禁区右侧遭戴维斯抬腿拦截倒地,土耳其主裁判恰基尔吹罚点球,韦尔纳操刀命中左下死角,1比0。他本赛季4个欧冠进球均在客场打进,同时成为冠军联赛历史上首位前7球均在客场打进的球员。

恩东贝莱和拉梅拉出场,换下热德松-费尔南德斯和阿里。阿里在替补席上怒摔球靴。热刺第73分钟几乎扳平,洛塞尔索在门前24米处左脚任意球被古拉奇飞身一托击中左门柱弹出底线!

至于市场是否有些反应过度,美联储突击降息是否加重市场恐慌指数,目前尚不能得出确定性的判断。因为美联储降息本身在市场的感应—反馈的传导,尚处于不断分解的过程中,至少还没有结束。

美联储突击降息没能释缓市场紧张情绪,加之其主席鲍威尔暗示本月议息会议还有可能采取进一步举措,为此降息当日美国三大股指高开低走,跌幅近3个百分点,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首次跌破1%,市场再次被高度不确定性笼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