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基建下的智慧物流园区变革物联云仓携手物流地产商打造“数智

2017年10月,十九大报告中强调,加强水利、铁路、公路、水运、航空、管道、电网、信息、物流等基础设施网络建设,这是第一次将“物流”纳入基础设施网络建设的论述范畴。2020年3月,政治局会议要求加快新型基础设施建设(简称:新基建),本质上是以5G、工业互联网、大数据中心、人工智能等七大方向为核心的“信息网、能源网及交通物流网”三大信息数字化基础设施产业链的建设。

智慧物流园区是基于智能及可视的数字化场景,如:智慧管理、智能电力、智慧调度,恰是新基建“信息网”、“能源网”和“交通物流网”三大数字化基础设施模块的重要组成部分,是物流行业中为数不多的新基建综合落地场景。

传统物流园区的最大价值,在于实现了物流企业在线下层面的物理集聚,实现人、车、货的融合。随着物流园区进入智慧化时代,物流园区成为产业要素集聚平台,高效整合并实现电商、物流、信息、金融等产业间的资源联动,并以数字化建设巩固园区硬件设施,提升园区财政、金融、税收等软环境,吸纳更多的优质品牌企业入驻,彰显物流园区的综合竞争力与强大吸引力。

1、物流园区现状:数量稳步增长,但数字化程度较低

1、智慧物流园区时代,云仓模式优势凸显

物流地产行业仍然具有较强的吸引力,全国物流园区数量稳步增加。根据2018年第5次官方调查数据,全国物流园区数量达到1638家,年复合增长率超10%,预计2020年有望达到2000家物流园区。

2)多场景触达:相比其他智慧园区模式,云仓平台可以深度介入物流园区从规划到运营的各个阶段和不同场景,全面深度触达智慧物流园区的各个场景,提供更加全面的解决方案。

2)客户要求更为严苛:电商、物流等客户,倒逼物流园区数字化、智慧化转型

1)物流地产市场竞争加剧,优质物流用地日益稀缺

目前,市场中各玩家凭借历史积累的优势“起跑”资源(如货源基础、运营能力、技术实力、土地资源等)给出了智慧物流园区赛道中不同的解决办法,包括提供整体的园区规划咨询,集成供应链各环节软、硬件服务。赛道中涌现出了5种主要商业模式,各类企业根据自身业务特点和资源优势,以物流信息平台的“智慧软件”着手连接各要素、通过物流园区“智慧硬件”建设实现各要素相连等不同的方式,推动着智慧物流园区实践。

除普洛斯等老牌物流地产商外,诸如万科等地产商也由于“仓储物流园区具备不可替代性”、“土地资源稀缺且具升值潜力”和“物流行业整体向好”等因素,纷纷入局物流地产领域,物流园区竞争仍在加剧。

从市场现状来看,大多数智慧物流园区玩家仅具备垂直领域的服务能力,无法从供应链层面提供整体式、全流程、一体化的解决方案。而近年来逐渐兴起的云仓模式,具有3大明显优势:

但从物流园区信息化现状看,大部分的中小物流园区水平相对落后。数据显示,物流园区信息系统投资占园区总投资平均占比只有8.2%;其中51%的园区信息化及设备投资占园区投资总额在5%以下。

2、物流地产商困境:供需两端双重压力要求物流园区加速智慧化升级

本地确诊病例中,唐山市58例、沧州市48例、张家口市41例、保定市32例、邯郸市32例、廊坊市30例、石家庄市29例、邢台市23例、秦皇岛市10例、衡水市8例、承德市7例;死亡病例中,沧州市3例、秦皇岛市1例、唐山市1例、邢台市1例;出院病例中,唐山市57例、沧州市45例、张家口市41例、保定市32例、邯郸市32例、廊坊市30例、石家庄市29例、邢台市22例、秦皇岛市9例、衡水市8例、承德市7例。

2、物联云仓智慧物流园区:科技、数据、资源全面赋能

陆川县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丘某东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使用诈骗方法非法集资,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触犯刑律,构成集资诈骗罪。一审判决,被告人丘某东犯集资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8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万元。

三、云仓模式的智慧物流园区或为市场破局新思路

通过观察物流园区行业现状和发展趋势,我们发现:虽然全国物流园区数量稳步增长、市场玩家众多,但同质化严重,竞争激烈,信息化、数字化程度较低;另一方面,客户要求愈发严苛、物流用地政策收紧,使得物流地产商面临双重压力。物流地产商需要借助于技术驱动园区“智慧化升级变革”,及时响应市场变化。

经审理查明,2018年4月至2018年11月间,被告人丘某东以需要资金进行“银行过桥”为由,以快速回款并支付高利息为诱饵,骗取了李某等多人的资金,擅自进行挥霍、滥用,致使被害人的资金无法返还。

2、智慧物流园区发展模式:侧重不同,各有千秋

经广西科桂司法鉴定中心鉴定,2018年4月至11月,李某等人通过银行账户、支付宝、微信转存给丘某东款项795.69万元人民币,已回款518.14万元,尚余272.8万元未返还。

1、物流园区进入智慧化时代,需多方携手向前

整个产业经济结构调整和以电商为代表的互联网业态成长,对以快递为代表的物流产业提出了更高要求,对物流园区(超过50%的物流园区有快递类企业入驻)的服务能力提出了新挑战——最显著的变化就是多品种、小批量、单件化的作业总量增加及效率要求大幅提高。但劳动力人口红利消失等现状,导致园区无法满足对规定时间内的单件化货物的服务要求,这一压力加速了物流园区往更高效率的智慧化升级进程。

3)多节点网络:云仓模式可以打破以往物流园区本地化招商、本地化运营、本地化服务的壁垒,通过自身全国性的网络体系,实现物流园区的跨区域资源对接和多园区协同。

1)多要素联结:云仓模式通过平台化运作的方式,集成了园区设施资源、招商资源、系统科技、仓配服务商、咨询规划等一系列的要素,可为智慧物流园区发展提供所需的各类资源。

案件审理前,部分受害人以民间借贷为由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2019年4月,丘念东被陆川县公安局刑事拘留。

二、打造智慧物流园区,物流地产商须引入合作伙伴

一方面,政府对物流项目税收及投资强度(300-500万/亩)要求提升,尤其是国家一二级物流节点城市的仓储用地供给政策开始收紧,物流地产项目拿地难度增加。另一方面,工矿仓储用地价格持续上涨,5年内涨幅达20%。土地成本上升使得依靠土地红利的传统地产模式收益下降,迫使物流地产商必须进一步提升园区土地利用率,提高有限土地的产出值。

一、全国物流园区现状解析

但是,传统物流地产商打造智慧物流园区的“跨界”难度大:物流地产商虽然具备物流用地储备能力及园区规划设计能力,但目前大多不具备智慧物流园区建设所需的多种能力。物流地产商想要在智慧物流园区市场中占据一席之地,就必须寻找智慧物流园区服务商此类具备综合解决方案能力的合作伙伴,来提升其竞争力。

从宏观政策层面,加快新基础设施建设的目的在于加速国家经济转型升级,物流业作为连接生产与消费的国民经济大动脉,理应成为国家经济转型中的基础战略支撑力量。而物流园区是物流业中“业务运作最为集中、规模最大、数据最为庞大”的关键节点,智慧物流园区必将成为物流业数字化、智慧化变革的关键杠杆支点和首要突破口。从市场需求层面,物流园区的土地供给价格攀升,疫情加速园区客户和园区业主降本增效的迫切需求,促使物流园区加速应用新基建技术,完成数字化、智慧化升级。